menu
menu back

愛既完全,就把懼怕除去

2023-08-15

江子翠行道會|沈秋蕙

  服事,是神磨塑祂器皿最好的平台。二O一三年六月,我開始了小組長的服事。初期充滿熱情,花大量時間陪伴,傾聽小組員各樣問題,期待藉由我的服事,使每位姐妹生命都有極大轉變。我竭盡力氣,每天不停思考自己「還能做什麼」來幫助她們。我像一個無止境付出的機器人,不斷掏空自己滿足所有人的需求,說服自己跨過疲累與肉體極限,當一個忠心的僕人。

 

  直到身體因服事與工作雙重壓力,出現嚴重的失眠,我的信仰開始動搖。我不懂神為什麼呼召我,卻丟下我獨自一人,使我承受極大的痛苦。無論我怎麼努力,都改變不了。服事的重擔已超過我所能承受的,我好想逃走。這樣的心情慢慢轉變成對自己、對人和對神的憤怒。我以為我的努力和付出,身邊的人至少會肯定,沒想到還不斷聽見「正因為你做得不夠,所以服事沒有果效」的評論;當我用真理教導時,又會受到控告「不應這麼嚴厲,導致羊群流失。」控告的聲音不斷纏繞我,影響我的判斷。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不知道為何而做,沒有力氣再愛,無法繼續前進。帶著麻痹的心情帶小組,但我仍不斷詢問神:「神呀,祢要我學什麼?服事到底是什麼?」直到某天我聽到一位權柄分享:「若我們身旁的人和環境這輩子都不改變,我們還願意跟隨神嗎?」我開始思考牧養的本質。當我開始把困難的問題擺在神的真理面前,才恍然發現,答案竟如此顯而易見──牧養不只是單純滿足需要,而是照著真理和神的話做選擇。只要我的教導是出於愛,即使羊群因此而流失,我都不應感到懼怕。「愛裡沒有懼怕;愛既完全,就把懼怕除去。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,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。」(約壹4:18)因著這段經文,我從排山倒海的控告聲中釋放了自己,也釋放了我對人和神的憤怒。當釋放這些憤怒,我的服事不再去滿足人的眼光。我仍舊期待姐妹生命改變,但我做我當做的,將改變的主權交給神。如今我仍熱情在我的服事中,並明白服事不該建立在看得到的果效上,而是對神的信心。

 

  當我經歷這樣調整後,神在我小組動工。本以為沒有人會回應小組長這苦差事,神卻在今年大大興起我呼召多年的一位姐妹。因著疫情,她重新思考信仰在她生活的定位,也因著神動工,她今年回應了呼召。想當年我為了逃避呼召買了巴厘島的機票躲過按立小組長,最終仍成為小組長。如今我相信,神的揀選有祂的時間表和主權,我當負主的軛,因主的軛是輕省的,會覺得沉重是因替神擔憂過多。神已為自己留下七千位未曾向巴力屈膝的勇士!